好友曾經對我們與阿乖的交談應對提出見解,「老爺與阿乖是大人對小孩,妳與阿乖卻像是平輩」,她如是說著。昨天突然想起她的這段話,或許是因為剛好和阿乖討論著「決定」吧!

你們會給一位兩歲多的娃兒『選擇權』嗎?
當然我所指的不是期貨選擇權,而是對於日常生活中某些事物「選擇與決定」的權利。

我一直期望自己除了媽媽的角色之外,可以是小孩的良師益友,為此,和阿乖交談溝通時,我會提醒自己盡可能「忘記」媽媽的角色;遇上必要的規矩、禮貌、品德問題再回覆到媽媽的本尊。極可能是因為自己當初的期許,久而久之也就習慣將阿乖視為『獨立生命體』,一樣需要被尊重、被善待。

想起當初要去參加親子日文繪本讀書會時,我也問過阿乖的意見,要上還是不上。雖然我的初衷是想讓他多接觸不同的語言文化,但,那畢竟是我的意見,並非是阿乖的選擇,而阿乖的想法呢?給予阿乖選擇權的時候,我曾問過自己,如果阿乖的決定未如我的預期,那麼我該怎麼因應自己的『恐慌』?

隨即我便推翻自己的假設,既然都已經交付選擇權就該尊重他的決定。要上,那只是恰巧他的決定符合我的心意,順手推舟;不上,也僅僅表示當下他對『日文』尚不感興趣。無妨,無妨!小孩的喜愛總是一陣一陣,什麼時候會對什麼感興趣都沒能拿得準的;況且我們共讀繪本,看的是圖不是文字。

當我和好友提起這事時,她似乎感到萬分意外,無法理解為什麼我會將學習的選擇權交給小孩自己決定;在她極度意外之際,我又擲了一枚未暴彈,大聲的宣布:要不要戒尿布這檔事,我們也交給阿乖決定。呵呵~我幻想著透過電話和我交談的對方會驚嚇到摔破玻璃杯;但我沒聽到玻璃碎片聲響,僅聽到對方說:不會吧!不可思議的驚呼聲。

是的,我們真的是這樣的。我同事的孫子未滿二歲就可以完全脫離尿布生活,我同事的小孩比阿乖小約5各月,一樣在未滿二歲時脫離包尿布的生活,但,他們都不是阿乖!我無須比較,也無須擔憂,要做的僅是確認,阿乖準備好了嗎?今年初,我問了阿乖:還要包尿布嗎?阿乖很確定的回答我:要。好,這樣的回答傳遞給我「他還未準備好」的訊息,那麼我尊重他的決定,外界的壓力就由我來抵抗,這是當媽媽的職責。

或更早之前,我們就都習慣給小孩選擇權了吧!給予小孩選擇權是「權利&義務」、「分辨&管理」的課題,從中可以學習到許多生活智能,也可以是品德教育的一環。我邊回想邊整理,大致上將我們給於阿乖的選擇權方式可以分成幾種:
放任式-隨小孩的喜好決定。
諸如午後時光要玩黏土、畫畫、看書、玩玩具還是去公園...等,在安全的原則下放任小孩選擇;而我最常放任的,大概是閱讀繪本、挑選玩具的選擇,阿乖想看哪一本繪本、想玩哪一項玩具,我通常不會干涉,原則是不能貪心,要選擇新者必須先將舊者歸位。

限制式-僅某些已經我們篩選過的選項中去做選擇。
想起阿乖昨晚問了我:媽咪,明天爸比可以給我看所有的電視嗎?我看了看他,認真的回答:好像不可以喔!只能看巴布、Dora、或是湯瑪士,選一個看,一天只能看一便。如是,阿乖即從三部影片中挑選其一。我把凡舉有條件式下的選擇都規屬在這類。

引導式-這是媽媽「心機重」的表現,目的是要引道小孩的選擇走向媽媽的期望。
昨天下班回家,阿乖拉著我說他想看Dora,我回答他應該是要先洗澡吧!阿乖不依,直想看Dora,我懂得他想看的心情,已經有幾日沒給他看了。見狀,我馬上換各方式問:那你告訴媽咪,為什麼你可以看Dora呢?阿乖說:因為你們都沒有給我看Dora

我引導著阿乖說:如果你先去洗澡,然後才看Dora,那麼媽咪問你原因的時候,你就可以說:因為我今天很乖,有聽話先洗完澡;如果你想先看Dora然後再洗澡,那麼媽咪問你原因時,你可能就會變成不乖的寶貝,那不乖的寶貝可以看Dora嗎?這話我ㄧ說完,阿乖馬上就說他要先洗澡然後再看Dora,呵呵~突然為自己的心機重喝采。

告誡式-通常是用在教導規範、避免危險的時候。
有時候小朋友總會有一些危險的舉動,如爬椅子。這時候,我就會說:爬椅子很危險,如果你想玩,那請你自己小心,如果不小心跌下來,不可以哭哭。這是警告的提示,阿乖通常也懂的,只要我們這樣說後,他就會停止危險動作。

我相信大家都曾給小孩選擇的機會,只是程度不一樣吧!吃飯還是吃麵?喝豆漿還是喝果汁?......如此生活化的選擇充斥在日常活動中,只是給了小孩選擇的權利,請記得也要告訴他們義務,享有權利也要付出相當的義務,這是負責任的表現,畢竟給予選擇並不同等於放縱。

在合理且安全的前提下賦予小孩選擇、決定的權利,不僅可以讓小孩從中學習態度,也能通達理、明是非,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。我想,有些道理不是非得等到小孩大了才能傳達,如果從小我們就可以從小小的地方著手,那麼,未來身為父母需要擔憂的事情、程度是否就能減少一些,這也算是為老年生活提前鋪路吧!

然,親愛的你們認為呢!


2011-05-31 中時嚴選好文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美岱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